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打传动态 > 北派传销 >

【揭秘】内蒙古包头北派传销组织洗脑七天内幕

时间:2018-12-29 来源:本网原创 
山西反传销联盟讯:据网友向山西反传销联盟反应,自己的亲姐姐在内蒙古包头从事传销活动。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在传销里边被洗脑的七天时间。
 
具体是这样的,2016年6月毕业到现在两年多,毕业在广州番禺一家家具电子商务公司上班,做了一年左右升到小组长,上班地点距离小姑工作的地方近,经常见面。在广州别人介绍对象给她认识(现在搞传销的苏哥),我们家里对二姐的男朋友不是很了解。她男朋友说因为公司的事儿先过来了包头,现在大概在包头有一年多。二姐在2018年6月初左右,她所在的广州的公司过包头开拓市场,二姐趁此机会过了包头。在包头上了几个月班,辞职了,和一个一起过去的同事合伙开托管所。托管所大概开到2018年11月初,做了两三个月的托管所左右,我姐被她男朋友成功说服拉进了一起做传销,直到我这次去了才知道,现在进传销一个月左右。
 
从我二姐口中得知的关于她男朋友的信息:(估计我姐一开始就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苏清扬,现在被称苏哥、苏老板。28岁左右,湖北人,专科、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在国企做过几年,然后出来和别人合伙做化妆品(应该是现在在做的传销)。
 
传销团伙组成:
苏哥(我姐男朋友)、韩哥(大家称呼为领导、老师、老板)
丁旭 男 领导的左右手角色 地位(自称以前一直打工)
杨兰 女 领导的左右手角色 地位
我二姐  领导的女朋友 有一定地位
李坤 男 普通角色(自称独生子、创过业但失败)
李冰 男 普通角色(自称开过快递店 创业啥 但没恒信失败)
李永 男 刚进来20天
 
 
12月17日(第一天):
 
本人从广东韶关搭高铁到长沙,从长沙黄花机场搭飞机到包头15:30-18:00,由于飞机晚点,我晚上10点才到包头机场,我搭机场大巴到我姐给的地址:包头市友谊大街恒润置业,下车我姐在马路对面的肯德基出来,一起的有杨兰。随后带我吃了点东西,此时晚上11点多,我姐说太晚了,她男朋友公司宿舍的人睡了,不方便,就近找了一家宾馆让我住下。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没有觉得啥不对劲儿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坚定地在其他人的怂恿洗脑下开始了骗我的第一步
 
12月18日(第二天):
 
上午: 
 
早上8点多我姐她独自一个人来到宾馆与我一起去外面吃早餐(我姐和我单独在一起的第一次可以逃脱的机会,她没有带着我逃走),吃完后我姐带我提着行李去到她们的出租屋(大街旁边的四层旧房屋,在第四层,楼梯间很脏,她们屋子门上的牛皮鲜一堆没有清理,进去屋里干净整洁大方,两件房间,一间女生住,一间男生住),此时屋内只有杨兰,进去后给我端热水喝、端水给我洗脚。随后房间里隔一会进来一个人:杨永、李坤、丁旭、李冰,一一介绍给我认识,说是她男朋友公司的员工。中午吃饭,大家在地铺上盘腿坐着吃饭,餐桌座位置固定不变,所谓的我姐的男朋友的合伙人出现了:韩哥,一出现大家站起来问好,每个人包括我姐吃饭给韩哥打好菜,给我和我姐也打好菜,然后互相夹菜,互道辛苦了,感恩对自己的帮助啥的,讲笑话互相讨论分享工作、每个人餐桌上一套套的,表现的很有素质与追求,跟着领导干大事的样子。韩哥也对我说客套话“一路上辛苦啦、这几天他们公司的新宿舍在装修,让我暂时委屈一段时间大家挤一挤住这里,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
下午晚上:
 
吃完饭大家开始离开去上班,此时我姐、丁旭、杨兰留在房子里(骗我说他们调休的,这几天不忙休息),下去我想和我姐出去逛逛,杨兰、丁旭也说一起出去,然后一起出去玩。丁旭开始和我靠近、主动提话题、了解我的喜好,讲述他的经历,对我进行肯定评价,显得他是很实诚的朋友。逛累了回去,进门给我倒水、打水让我洗脚。晚上吃晚饭,继续沿用餐桌上的那一套,讲个笑话每个人发表自己的看法,为了不那么尴尬,我也尽量配合加入他们的谈话中。吃完饭,为了不让我过多玩手机,拉着我打牌、玩游戏。晚上十点多,一到时间,大家马上在地上铺好被褥睡觉,房间里的床给领导苏哥、韩哥睡,睡前帮领导摊开好被子,起床帮领导折好被子,每个人动作都很轻,我都没有被吵醒,每天七点多上班的人起床上班。第一晚睡觉前每个人主动和我聊他们自己、聊我互相加深认识。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没有看出是骗局,对我姐的一些借口也都相信。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还是继续骗我,没有动摇。
 
12月19日(第三天):
 
上午:
 
起床后丁旭和杨兰还是在家里,说他们继续放假,然后又和我们一起出去吃早餐。吃完后我们逛了一会儿,我说我想和我姐单独考察一下这附近的学校、托管所的情况,让他两回去,在我坚持让他们回去他们才肯回去(怕过于坚持被我发现了),让我和我姐单独在一起去看附近的学校和托管所的情况。(我姐和我单独在一起的第二次可以逃脱的机会,她没有带着我逃走)
 
中午吃饭还是和往常一样,讲笑话、发表自己的见解、韩哥也对每个人进行一些工作上的鼓励夸奖等。
 
下午:
 
我和我姐提出继续外出熟悉城市环境,看看附近的学校托管所啥的,我姐也答应我,然后带着我去逛商业街。丁旭和杨兰像个跟屁虫,说他们也一起,我说我和我姐一起就好了,让她们在家休息,不用麻烦,他们还是很客气要和我们一起。逛商业街,我姐给我买手套、秋裤、洗漱用具等。丁旭跟我在外面一起总是找话题跟我聊,更深入了解我,同时也说一些他现在终于遇到现在的好老板,教了他很多东西,来这个行业来对了。细节引起我的注意:逛街时候,丁旭问我渴不渴,给我买水,一瓶矿泉水两块钱都跟小卖部的人说好贵,这种不是一块钱吗。这时我就注意到丁旭对钱这么抠,他说他的工作好十有八九是假的。
每次回到家里也是给我倒水、让我洗脚等很客气。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没有想到是骗局,但是我说我想出去住,去看看她们的托儿所,还是表面答应但是没有实际行动。我开始觉得有点儿不对了。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还是内心坚定着他们的计划。
 
12月20日(第四天):
 
上午:
 
丁旭和杨兰还是在家里,没去上班,还是继续假装跟我说他们连休好几天。上午拉着我打牌,然后上去没出去,到点了开始做饭。我姐跟我说他男朋友出去出差,今天回来了,等下会回来一起吃午饭,让我认识一下。在午饭中认识了我姐的男朋友苏哥,他和韩哥都是家里的领导,地位比韩哥大。
 
晚上:
 
吃晚饭,韩哥亲自下厨做了大餐,买了啤酒,饮料,大家开始给我接风洗尘欢迎我不远千里过来是种缘分。每个人给我敬酒,我姐知道我平常不喝白酒,但是我还是配合着他们不断地敬酒、干酒。每个人都敬酒互相说感谢对方对自己的指点、帮助等。然后有的人说要交我做弟弟等,每个人给我不断敬酒,当晚喝的差不多,然后睡了。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这些敬酒啥的都是为了做给我看的,我先表面迎合着,假装着。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可能以为我慢慢行动上、思想上一步步开始被他们渗透,达到了预期目的。
 
 
12月21日(第五天:揭露谎言):
 
上午:
 
杨兰、丁旭还是没有去上班。说我喜欢喝粥,早上煮了粥,大家一起吃早餐。
 
中午:
 
正常吃饭,每个笑话都具有针对性,都是为了讲给我听的,我能意识到这些。
 
杨兰跟丁旭说,老板安排她给新员工做培训,做好了奖励一千块,让丁旭听一下给一些意见。然后我和我姐在旁边,就让我们一起听,给一些意见,我也假装配合着。培训内容:公司制度、理念、销售、小名小芳谈恋爱、几何倍增法、一商法、二商法、三商法。
 
 
晚上:
 
吃完晚饭,我姐男朋友苏哥,把我、我姐叫过去房间,单独谈话,丁旭也跟进来坐在一边。刚开始对我嘘寒问暖、过的好不好、习不习惯、对这个城市印象怎么样等,显得对我很关心,然后说他这几天对我的观察,看我的言谈举止,对我一些表扬。
 
前期铺垫了很多,最后开口了,说有个事儿对我说,让我不要生气。真相:我姐这次让我过来不是让我帮她做托管所,而是过来考察考察他们这个行业,花上几天时间考察,最后去留自己做决定。有不懂的可以多问他和韩哥、请教我姐或者其他几个人。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终于道破了真相,内心有点情绪,但是我克制着,尽量正常地假装着迎合着,得找机会离开,不然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洗脑说服。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觉得我没有大喊大叫,很平静,开始计划着让领导谈话,让我把心里藏着的话都说出来,不然没法进行下一个步骤。
 
12月22日(第六天):
 
上午:
 
丁旭、杨兰还是没去上班。我也道破了,你们不用在这演戏了,我该看的就看,你们该去上班就上班吧。然后他们开始慢慢故意透露一点点他们这个行业的东西,始终见不到产品,公司。
 
下午:
 
晚上:吃饭时候,苏哥问杨兰培训的怎么样,杨兰说下午讲了,大家听了。苏哥说你让小弟听了?(指我),一幅责怪的样子。然后我假装没听啥,就门外汉看看,看不出啥深度。苏哥说这个行业的一些东西,她们也只讲了一点,在没考察懂这个行业前先不要跟家人朋友说,他们也不懂。让我日后可以带着这几个问题去听:我们赚的哪里的钱?行业合不合法?赚的钱有没有良心?
 
下午我姐说想具体了解公司的的制度,让丁旭讲,他比较专业,拉着我也一起听。这次讲的更加详细,鼓舞人心。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这就是传销,直销什么都是假的,洗脑术真的很厉害,内心不断提醒自己要坚守住,并不断寻找机会外出,做了一些逃跑的计划。一边迎合着他们。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我姐觉得我心里还是有藏着的,继续找老师,找领导讲给我听。
 
 
12月23日(第七天):
 
上午:
 
丁旭杨兰还是没去上班。我姐说到房间里,她想和我聊聊。我说行,那就出外面走走聊聊。我们两就在楼下附近转了转(我姐和我单独在一起的第三次可以逃脱的机会,她没有带着我逃走),主要也是聊这个行业,聊其他做的成功的人,我也摆明了我的态度,我不懂这个行业不好说这个行业好不好,但是我有自己想做的工作。我说了,我已买好24日下午的机票回去。
 
下午:
 
吃完饭,我、我姐、苏哥在房间里,苏哥说不用急着回去,下午公司,有个讲座让我听听。我的态度是拒绝的,我说决定明天回去就不听了。然后苏哥说我不信任我姐,来了就急着走,我姐当着我的面哭了,给我打感情牌。我答应听,下午来了一个宋老师讲课,很激情、直击我的内心的每一个防线,每一个人内心脆弱的地方。(一起听课的还过来了几个不认识的学员、一个说以前是厨师、一个说是我老乡、一个兰州的)
 
晚上:吃完饭,韩哥拉着我和我姐谈话,领导谈话丁旭都在旁边。说他想骂我一顿,不信任我姐,也不信任他,急急忙忙回去。让我不差这么几天多考察弄懂再决定,别啥都没搞懂就说走,让我当面把机票退了。我知道来硬的不行,便配合着退了,假装答应留下来考察弄懂他们的行业再走。
 
半夜:我装病,肚子不舒服,频繁跑洗手间。我打算半夜跑出去求助报警,半夜我也上洗手间,试了一下开门,好像反锁着的,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必须找机会逃跑了,再不逃就没机会了。但是的机智的逃走,所以假装自己一步一步掉入他们的圈套。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看着我当面退了机票,也答应留下来继续考察,看着我讲的话也比较多了,以为我真的被说服了,开始进行下一个步骤。
 
12月24日(第八天:顺利逃脱报警):
 
早上丁旭、杨兰、我姐、李坤几个人都在,大家吃了早餐打牌,我借机会上厕所,几十秒时间鞋子都来不及穿,夺门而出,一路狂跑,手机报警,最后终于逃离了。到了派出所,我带着警察一起去了传销窝点,抓住了杨兰、李永、李坤并带至派出所,我姐和丁旭溜了。我搭当晚的飞机暂时飞回到广东。
 
当日我的心理想法:抓住机会逃跑,是死是活搏一把。
 
我觉得我姐的内心:知道我逃跑,报警了,打消对我这个下线的想法。
 
最后:
 
我和我姐电话还能通,我知道每次我姐电话旁边肯定很多人听着。电话里我假装不懂这个行业,但是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支持理解她,家人也不懂这个行业,我不会告诉家人,让她不用担心。
 
我姐在我昨天逃出来电话里我很含蓄跟她用家乡话说,这个行业官方(我暗指派出所)说有点那个,我姐说了一句话她说弟你看出来了,她也看得出来。她说她看到我的成长她很欣慰(说明二姐内心知道这个不好、迫于无奈才做了这个、因为她男朋友,她内心是不想我做这个的,所以我姐还有救,我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更多 >>热点文章排行
更多 >>深度报道
更多 >>晋中传销
更多 >>反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