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反传人士刘李冰:别去责备深陷传销的亲人 拉他 美女大学生卧底传销窝点 追回6万被骗款  
当前位置: 主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

刘李冰:论斤车票的反传销斗士背后的故事

时间:2017-07-22 来源:山西晚报 

 

 

       山西反传销联盟讯:刘李冰,临汾人,是一名专业反传销人士,每天前往各地进行专业反传销。近日,他在朋友圈里晒了一张图,图片中是密密麻麻罗列的火车票和飞机票。他说,3年时间,自己累积行程达到15万公里,几乎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费在反传销的路上。
 

  无独有偶,另外一位反传销者、湖北人梁星也晒出了自己的票据,票据装在一个盒子里。他说,一般人车票和机票是按张算,他们的车票和登机牌都是论斤称的,一年半,小两斤。

  每张车票、每张机票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都是一个人的救赎。这些票据背后,有哪些难忘的故事?这些票据背后,又是怎样的反传销历程?记者进行了采访。

 

讲述人:梁星

 

  一张从武汉飞太原的机票,拦住了大年初二就闹着离家的孩子

 

今年大年初二,也就是1月29日的晚上,我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求助者是阳泉的一位女性,说她弟弟今年23岁了,去年8月份被QQ上认识的女网友骗到广西北海的传销窝点,几个月下来被严重洗脑。

  春节前,父母用身体不好、马上要过年的理由,把她弟弟从广西叫回来。没想到,刚初二,她弟弟就闹着要离开。她是在网上搜到山西晚报关于反传销的报道知道我的,又想办法找到了我的电话。

  我们做反传销的,一年到头到处跑,本来想好好陪着父母过个年,但考虑到男孩一旦离开家就很难再叫回来了,我一边告诉求助者如何拖住男孩,一边准备行装。初三,我就从武汉坐飞机来到太原,然后又去了阳泉。求助者已经嫁人了,年届六旬的老父亲是个农民,身体不好,男孩是家里的顶梁柱。没想到,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外地打工,几年下来好不容易攒了八九万元,进了传销后,这些钱全没了。其实,去年10月份的时候,男孩就以女朋友怀孕了要商量结婚事宜的由头,把父亲叫到北海去了。老人去了北海,发现根本没结婚的事儿,反而每天被叫去听课,觉得是传销就回来了。

  儿子陷入传销,在老人看来是家丑,就没给家里人说。没想到12月份的时候,男孩又叫姐姐去北海。这下,家人才觉得情况不妙,一旦亲戚朋友都被他拉入传销,到时候钱财损失是一方面,亲戚朋友间的关系也会闹僵,就想办法把人叫回来。本来以为自家人能把男孩劝过来,没想到,男孩不仅不听家人的话,大年初二就闹着要再去北海。一家人着急了,就想到了找专业反传销人士来劝。

  大年初四,我以男孩姐夫同事的身份,与男孩见了面,从中午一直谈到晚上,把我当年在传销组织的经历、后来了解到的传销黑幕、他那个女网友是怎么回事等等,都说给他听。大概六七个小时吧,男孩终于醒悟过来,情绪有点崩溃,一是因为损失了不少钱,二是情感上受到打击。不过,后来也明白过来了,幸好在传销组织只待了半年,也没有拉到人,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这段时间,我和男孩家一直有联系,知道男孩在本地找了个工作,情绪好很多了。一个家庭因为我的努力得到挽救,我也很高兴。

 

讲述人:刘李冰

 

  一张前往河北廊坊的车票,解救了被困传销窝点的小伙子

 

去河北廊坊是2016年的事儿,那次,我是去找一个霍州的小伙子。

  小伙子的父亲告诉我,儿子是被朋友以打工的名义骗到河北廊坊的。一开始,谁也没有意识到,廊坊并没有一份高薪工作在等着男孩。儿子去了河北廊坊,和家里打了个平安电话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这才引起了家人的怀疑:是不是被骗去传销了?我老家也是霍州的,小伙子他们村和我们村离得不远,他家人从朋友那儿打听到,我是专门反传销的,就找到了我。

  小伙子手机关机了,我正寻思怎么找时,小伙子的手机竟然开了机,而且还给家里打电话要3万元,说自己把人家车撞了,要赔钱。手机开机就好办了,我找人进行技术定位,最后锁定小伙子是在廊坊广阳区,我当即买了去廊坊的火车票。

  找人并没什么好办法,就是摸点排查。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个买饼子的人有些特殊,一般人买十来个就算多的,那个人一下买了几十个饼子,有些不正常。传销窝点就是这样锁定的。敲门进去以后,里边有十多个传销人员,都睡在地上,其中就有我们要找的那个小伙子。

  小伙子并没有被成功洗脑,给家人要钱是被逼的。获救后,小伙子告诉我,他在里边被殴打了很多次,支付宝密码、银行卡密码都被强行要走了,卡里的两万多元钱也被取了。他偷跑过一次,但又被抓了回去,还打被了一顿。我送他离开的时候,他浑身都在发抖,希望自己尽快离开这个城市。

  找到传销窝点,小伙子还被打了,我就建议报警,但家属不同意,说不想惹麻烦,只要自己孩子没事就行。其实,传销不除,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可小伙子家人不愿意报警,我也没办法,只能离开。

  我想提醒大家,如果有朋友突然和你联系,叫你出去打工,说可以赚大钱,或者以谈恋爱的名义叫你去外地,一定要注意,特别是小投资大回报的,那都有可能是传销陷阱。

 

讲述人:刘李冰

 

  一张前往忻州的车票,挽救了女孩却没有挽救了爱情

 

这张去忻州的车票算是“老大哥”了,我收藏了两三年了。

  当时,一个年轻小伙子向我求助,说他女友误入忻州的传销窝点了,现在还拉他去,他希望我能帮忙把女友劝醒。我就让小伙子答应去忻州,假装要入伙。我们去了之后,把他女友约到酒店进行反洗脑劝说。

  那次算是比较麻烦的一次,就在我对他女友进行劝说的时候,酒店竟然来了很多传销分子,估计是看他女友一直不回去起了疑心。当时我心里有些打鼓,但还是坚持不开门,就一直不停地讲啊讲,直到把他女友彻底劝醒了。

  因为那天形势比较紧急,在酒店我就报了警。等民警来了,我们就和民警一起去了传销窝点,一是拿东西,二是抓那些“耗子”。去了传销窝点,才发现大门紧闭,里面也没人了。估计是劝说时间比较长,传销人员意识到有风险,通风报信全走了。进不了门,民警只能借来梯子,翻进屋里拿东西。

  小伙子也要求进去,当时天已经黑了,只能打着手电照亮,结果一不小心,他从房顶掉下去了。看小伙子走路没问题,我也没注意小伙子的受伤情况,拿了东西就去了火车站。到了火车站,我才发现小伙子满脸都是血,划了好多口子。我问小伙子受伤了为啥不说,小伙子说只想早点离开。

  我们坐火车到了太原后,就近去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医院,当时就办了住院。医药费花了有4万元左右。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小伙子脸部缝了20多针,本来挺帅的一个小伙子,脸上肯定会留下疤。

  有一首歌叫《因为爱情》,我觉得小伙子就是因为爱情,才这么无所畏惧。可后来跟小伙子交流才知道,女孩后来陪了他7天就离开了,以后再也没有联系。小伙子满脸受伤甚至可能会丧命,换来的只不过是一个分道扬镳的结局。即便如此,小伙子说,他觉得值,他不希望那个女孩子因为误入传销毁了一辈子。

 

常年奔波在反传销路上 他们是仗着年轻在玩命

 

梁星近日的朋友圈:

  3月3日2时10分:反洗成功!从下午4点开始介入做工作到现在,差不多9小时才劝醒。累得实在也够到位了,睡个觉明天继续玩命。

  3月6日12时47分:做着发财梦的小耗子,不到黄河心不死!也是活该!(文字下面配了一个抓住传销人员的视频,蹲在地上手抱头的全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

  刘李冰近日的朋友圈:

  3月8日4时53分:凌晨5点到达大同,这里的温度是零下10 ,在这里继续等待下一趟车,前往内蒙古临河。

  3月9日18时21分:临河的反洗脑劝说已经结束,我将去往新的城市。

  他们发朋友圈的时间,经常是在半夜、凌晨,有时候是奔波在路上,有时候是在抓住传销人员的现场。用梁星的话说,他是仗着年轻在玩命,因为求助者的电话总是一个接一个地打来,让他无暇休整。

  “除夕那天,我还专门发了个朋友圈消息,希望能好好休息一下,年迈的父母希望我在家多陪他们几天。”梁星说,手机就安静了一天,大年初二就接到了来自阳泉的求助电话,他初三就来了山西。没等他从阳泉离开,他就接到了另外一个求助电话,一个当哥哥的求助说自己弟弟陷入传销了,希望能进行劝说,他就去了山东聊城。没从聊城离开,又接到一个电话,又飞到了云南省曲靖市,就这样,等他回到自己湖北的家时,已经是正月十四了。梁星无奈地说:“算是陪父母过了个元宵节。”

  2015年12月,记者曾采访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创始人之一利剑。当时,他说自己因为常年奔波劳累,得了股骨头坏死,但言语间并没有把这个看得很严重。让记者始料未及的是,3月9日,记者采访梁星时才得知,今年1月14日凌晨3点多,利剑因为动脉破裂失血过多身亡。“去年8月,我就发现他走路不得劲,劝他去看病,他说顾不上也没去。”梁星心情有些低落,利剑是带他走上反传销路的师傅,他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把师傅送去医院。

  虽然劳累,但常年奔波在反传销路上,刘李冰和梁星最大的希望就是,帮助更多的人远离传销,陷入传销的人能早日醒悟,不要再祸害更多无辜的人。因为他们自己都曾经是传销的受害者,而且,他们这些年反传销,更见多了因为传销而亲朋反目、钱财尽失的事情。

 

故事好讲传销难灭 反传销路上遇难题

 

采访中,梁星和刘李冰还屡屡提到自己在反传销时遇到的难题。比如,他们到某地找人时,希望能得到公安机关的配合,但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必须“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或者可能确认身陷传销的人员已经被限制人身自由、传销组织涉嫌非法拘禁时,才能到公安机关报案。

  很多人在进入传销组织时,不管是被骗还是其他原因,确实是自愿的,后来又被洗脑不愿出来。传销组织大多采取单线联系、份额传承等方式,规避法律,使得公安部门难以追究传销头目的刑事责任。“如果能降低入罪标准,反传销就会容易一些。”刘李冰说。

 

  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关注。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副局长梁志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传销类案件涉众特性明显,一旦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社会危害性巨大。他建议,从法律层面上严厉打击传销违法犯罪行为,降低此类犯罪的追诉标准,并允许对非头目人员处以行政拘留,比如,将传销人员区分为一般的参加者和组织策划者。没有发展下线、仅仅是参与传销的人员是一般的参加者,对该部分人员以教育、遣散为主。发展下线但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组织策划者,则一律适用行政拘留。

  “梁志毅代表的建议提得特别好,如果能批准通过,真的值得庆祝。”刘李冰这样表达自己的期盼。

 

 

 
更多 >>热点文章排行
更多 >>深度报道
更多 >>晋中传销
更多 >>反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