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临汾传销 >

传销亲历者:警察对窝点很了解 当地人习以为常(二)

时间:2017-08-08 来源:新京报 

6. 逃跑与报警

看到很多人已经出去了,我说我饿了,想去吃饭。然后我同学和一个传销人员就跟着我走了出来。

在一个超市门前,我说,你们俩先走,我忘了买件东西。然后,我转身就跑了,他们俩在后面追,我拦了辆出租车,对师傅说:“师傅,去公安局。”

司机带我来到最近的派出所,我找到值班民警,说了情况,他让我打110,我说手机被拿走了。民警帮我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警察,问我想找回财物还是想救同学,我说两个都想。

大概二十分钟后,刑警车来了,我拉开门就带着警察去找我住的地方。我记不起具体地址了,带着警察兜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几度想放弃。在寻找的过程中,其中一个警察说,这附近有两个村子是传销窝点,不是这片那个,就是那片那个,你说的是哪一个?

最后没辙,我说,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里面看看。

然后,我下车在巷子里边跑边看,最后跑到一个大爷面前问:“大爷,你知道这附近有传销的吗?”大爷问我干嘛,我说:“我有个同学在这,我来这找他。”大爷问我哪里的,我说河南的,大爷便向我指了指方向。

我跑过去趴在门缝看了看,果然是这里,就折回去叫警察。警察赶到后,我准备跑上去敲门,警察示意我别吭声,让我贴墙站到另一边。五个警察都站在另一边,另一个敲了敲门,里面问“谁啊”。警察不吭声,继续敲。门开了,警察一拥而入……

7. 窝点被端,传销依旧

然后,我直接进屋去拿我的书包,里面只剩下两个人。我的包被他们拿了出来,我检查了一下,没有少什么。警察问我还有什么,我说手机。一个警察朝那男生喝了一声“把手机拿出来”,然后我的手机被交了出来。

然后我问,“我同学在哪里?”他们不回答。警察问那两个人,“你们愿意走吗?”,他们摇了摇头。然后,警察就带着我一个人走了。

随后我签了字,确认了警察的几个提问。然后,警察找了辆出租车把我送到火车站。我说了几句谢谢,然后和他们挥手道别。

在火车上我给我同学发短信,劝同学出来,同学却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过,我不知道这些短信是不是我同学回的。

后来,我在我的同学群中,曝光了这件事。我的传销同学,依然在里面,只是他的话不再有人信。如今他如何,我不知。

总结:

我的“传销经历”虽然只有一天,但五脏俱全,足以剖析出普遍问题。比如,很多人不愿意出来;比如,警察对当地传销窝点分布很了解;比如,当地居民对传销很熟悉……一切有些习以为常。

在外界的印象中,传销组织有限制自由、殴打、甚至死亡威胁等情节。或许我比较幸运,因为进去的传销组织比较“人性化”,一没谋我财,二没害我命。但这种传销组织却是最聪明,最狡猾的。

他们很聪明地避开比较明显的犯罪行为,这是他们尾大不掉的原因。以至于,警察只解救愿意出来的,对于执意呆在里面的,却不再进一步干预。而这类“轻违法”的传销组织,才是最难缠的、最难以铲除的。

经历如我,警察一来,他们作鸟兽散;警察一走,他们再聚首。我,仅仅是一个不太和谐的小插曲。

死者张超有中暑症状,并医治不力。看到我上面的介绍,你肯定可以想象,他生病再正常不过了。抛开高温不说,仅凭一些传销窝点的吃住环境,对于一些平时身体不太好的大学生来说,就很容易吃不消,得个肠胃病什么的,也不离谱。

和幸运的我相比,有些人的结局太过惨烈。但他们的遭遇,在传销组织中又是那么普遍。

日前,天津表示,将开展专项行动,决战20天,彻底清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我们期待,传销不再传播并销声匿迹的那一天。

更多 >>热点文章排行
更多 >>深度报道
更多 >>晋中传销
更多 >>反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