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来稿选登 > 受害案例 >

小伙被骗沧州蝶贝蕾传销传销头目害怕主动送走

时间:2019-08-16 来源:反传销咨询网 

反传销咨询网讯:上篇文章我揭露了沧州蝶贝蕾传销如何给我洗脑,如何骗我的过程,由于我的表述不是很好,无法体现出我与传销人员的周旋,但是很幸运的是我忍住了诱惑,经过重重的洗脑环节,依然成功脱逃。

 
关于我怎么出来的,是我在逛街的时候在我宿舍群里已经发了位置,然后和我朋友去了他嘴中合租的房子后,手机被他们收了,我包外面放的,钱包身份证我都在身上装的,当天晚上我已经想到了他们会翻我书包,第二天我翻包发现我钥匙上的指甲刀没了,就问我"师傅"谁动我包了,他说不知道,没动,我说我钥匙少东西了,你没动有人动了,你问他们去。而且他们嘴上说的我和我朋友是同一天来的,但是,我才不信,我的待遇跟他的待遇完全不一样,晚上睡觉他挺自在的脱了衣服睡觉,第二天起来去了厨房做饭,用他们的话说是我朋友怕我吃不好,起那么早给我做饭,还给我买烙饼,包子,辣条。
 
我就问他们,他多会儿来的,他们还在跟我说是同一天来的,我就呵呵了。我去的时候手机开了静音,微信没回我朋友和我家人,打电话也没接,第一天晚上跟我妈通了一次视频,我妈看我脸色不对,但那会还没多想,第二天上午我们老师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儿,让我回去上课,我说过两天,老师问我家人知道不,我含含糊糊的说通过电话了,我们老师就说那我明天和你家人打电话,我赶紧快速回答嗯嗯嗯,不想让旁边的人听太清楚老师说啥。
 
第三天他们看见电话了,让我接,开免提,让我把话说好,我平时说话比较软,他们让我硬气点怼回去就没事了,就说我这么大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咋的,反正就是让家人放心,我心想,我什么样子,我家人知道,你让我硬气我就听你的,我就硬气的怼了回去,这更让人怀疑了,我妈听不对劲,就说怎么了,然后把事情引向了学校,说是吵架了,我的目的是让他们注意到我群里发的定位,然后我姐就开始联系学校老师,学校老师了解了情况,说没和同学吵架,我舍友机灵的给我打电话问我多会还钱,我明明没借钱,我说过两天还,我姐让我发位置,过了好长时间也不发,他们给我装了个虚拟定位软件,定好了天津一个地方给发过去了,但是我姐已经怀疑了,让我接视频,说什么都不接,然后这就有了问题,问我在哪儿我说天津什么酒店来着,我姐报了警了,一会儿一个空号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警察,在我说的那个地方,没看见我,让我去见他,旁边的人让我和警察说我没事,我问下我姐什么情况,怎么就报警了,就这么断了警察的电话,然后我家人也说了随便的话,说不管你了,你想咋咋吧,我姐也说没事就行了,但是说给我旁边的人听的,我家人通过老师联系了同学知道了我发了定位后就不怎么联系了,这就发现了定位位置,然后第四天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要来,问我在哪儿了,要见我,他们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地址,我说我在天津北辰经济开发区,然后旁边的人让我问我爸要个位置,因为他们还认为我爸在诈唬他们,我舅在旁边说了个现在到石家庄了,4点多就到沧州了,就是这句话,他们慌了,因为我不在天津,我爸他们去了也没事,但是听到了沧州,想不到我爸他们怎么知道沧州的,就给我手机静音了,问我他刚说啥,是不是说沧州了,我说不知道,好像说了,每次打电话发微信他们都在跟前,根本没有提沧州这地方,我说在天津下吧,我在天津了,挂了电话后。
 
我第二个"师傅"(第一个被我不跟着他们的思路走气走了)去找那个家的"领导"汇报去了,接着过来让我把这几天的事儿跟他再详细说一遍,我就把该是他们知道的就都说了,他们不知道的我肯定不说,过了一会带我去见了"领导",他这时语气软了,说你来这儿也几天了,这个东西也了解差不多了,让我一会儿去买个车票,把这个事处理好,说我朋友也买票去他该去的地方,但是,我没见他有什么准备走的动作,我"师傅"把我带出去,买了票,一直看着我进了车站走了才回去。
 
我能出来这个事完全是个神迹,我家是信仰基督教的,我去了那里当天晚上我就在那里祷告,吃饭听课聊天玩游戏时也在抽空祷告,所以在那里几天我都挺淡定的,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就是吃的住的,出不了外面,浪费了几天时间外,其他什么也没发生,当天晚上我躺那儿悄悄的把钱包里的大钱卷成棍塞进了我裤子那个收缩裤带的眼里,第一天第二天都跟我说相信你朋友就把贵重物品钱包,银行卡,身份证啥的放你朋友那儿,让他给你保管,第一天我没给,第二天我把钱包给了他,反正没几个钱,他们还问我要手机密码,说让我朋友给我把联系人记到纸上,完了让我把联系人清空,以防被条子拿走要钱,第二天没办法,已经拖了一天了就给了他,但是身份证没给他,我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有机会就跑的准备,好在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从我钱包里拿出来多钱,就让我朋友给我转了多少钱,最后反正我什么也没损失,在那里他们做的,听课时给我捏肩捶背,不过每次给我按的时候都被我拒绝了,我可不想欠他们的,渴了给我倒水,前两天我一口水没喝,就怕他们下点什么药,晚上准备好洗脚水,一盆水洗所有人的脚。。。最后有的时候什么都在,没损失。
 
他们说如果警察来了,问头目是谁就说是刘强,李浩(假的,没人)那个传销窝的领导是郭威跟我谈过话的领导我就记得一两个,忘了,一个郭帅,说是山西的,一个好像是王一博,河北承德的,还有一个张丽娜好像,甘肃的,还有一个不记得他叫啥,那个家的人员有:张少雄(山西晋城,男寝室小头目),许梅霞(山西晋城),赵燕超(山西长治),董子峰,周晓茹(应该是个小头目,山西朔州),章子怡(名字肯定是假的,一个"领导"跟我谈话时他自己说漏了次嘴,说刘欣怡),孙思俊,杜杰,崔锦斋,王婧(应该进去不长时间学习应该挺好),高丽君,还有的不记得了。我那个朋友的名字不想说,给他点脸。所在地方是沧州,他们说沧州有十万人是干这行的,像那样的家有上千家。忘了说,为了减轻防备,他们还说了说租房子房东知道他们干嘛如果是传销他们也不敢租,不然房东就是包庇罪,周围邻居也知道他们不是传销,不然他们也不敢每天那么大声的说话,附近就是小学,如果是传销,也不会让我们在那里,传销从娃娃做起?
 
 
我能安全出来应该是上天的眷顾,以及我细心技巧的发送了位置,以及家人及时的救助,传销就是魔鬼他在摧残着我们很多年轻人的心灵。希望那些家属尽快将自己的孩子救回家,负责也是毁在传销里边了。
 
更多 >>热点文章排行
更多 >>深度报道
更多 >>晋中传销
更多 >>反传视频